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冷(兄妹) > 分节阅读_24
《冷(兄妹)》

分节阅读_24

作者:未知 字数:4520 热度:28
,变得掺满银丝,那些毫无生气的头发让我心痛。
  我想,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地爱他。
  晚上继续一起睡,只是简单地相拥,不带任何情欲地。
  他似乎因为奔波有些疲惫的样子,一大早我就醒了,不惊动他,小心地跨过他,然后捋起袖子处理起肉来,一拍脑门,忘记要二哥带皮蛋来了!
  正懊悔着,就听见门铃响了为了不吵醒在客厅睡的大哥,立即飞奔过去开门,就看到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傻愣愣地看着我。
  他怀里的正在沉睡的小婴儿,就是我到现在为止刚见面的承韬?!
  从他怀里夺了过去,轻轻摇晃起来,和绍冲很像的孩子呢,还是哥哥呢!
  那个傻在门口的男人,忽然冲上来把我和孩子紧紧地抱住,却又忽然跳开:“嘶,你撞到我伤口了!”
  好笑地看了看他,然后转回开放式的厨房:“你关门拉!”
  轻声提醒他,不敢吵醒我的小宝贝。
  “哦,我关就是了。”他嘟囔着关好门,看到大哥在睡,就轻手轻脚地接过我怀中的孩子,看着我熬粥。
  转过身,想要好好打量他,可是他眼睛上的一个大黑框实在是破坏了我的兴致,强忍住笑意,关切地问:“怎么了?”
  他温柔地抱着孩子,摇头:“没事的,刚刚做给你看的,就是被爸爸打了顿。”
  爸爸?!
  我沉下脸:“怎么回事,为什么打你?”情不自禁地站在他那一边。
  他笑了:“因为舅舅骗我你死了,我不相信,之前找了你几个月,也没有踪迹,只好先回国内,找阿姨验DNA。我想了半天,找爸的话可能无效的,所以找阿姨才能验到这是你的孩子。结果阿姨就开始哭,爸问我这是谁的孩子,我就老实说了。”
  我明白的,爸爸愤怒起来,会把他往死里打的,那他的伤一定没有说得那么轻了,摸上他脸侧的一块青黑:“你怎么这么笨啊,亏你还自诩是狐狸的!”
  “没事的,不就个脑震荡吗,他没进医院,我也放心了,反正我禁得起打。何况,你知道了吧,我们不是兄妹。”他的目光有些灼热地望向我,那种紧紧锁定的热力让我不知所措。
  “爸爸没有犯心脏病就好了,脑震荡很危险的,你先把孩子放下吧,沙发那边就好了,方便照顾。”
  他点头,放下孩子之后又走到我身边,从我身后牢牢抱住我:“我很怕你真的离开这世界,我要把我们的孩子带大,才能跟你团聚。大哥也是,你走之后他几乎没睡过好觉,我把孩子的事情告诉他之后,他竟然说他快死了……灵儿,这辈子都别离开我们,好不好?”
  他的身体在发抖,声音也是颤抖的,他的话在以前的我听来多没男子气概,可是我却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爱。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微笑,然后点头。
  “太好了,我这次带了不少食材来,都很适合做粥的,我这就拿给你。”他把皮蛋都拿来了……笑着看他,二哥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啊。
  看到我的笑容,他的身体一紧,放下食品袋,把我局限在流理台和他之间,将嘴唇压下来。
  勉力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吻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他喉咙里的微微震动。
  “你没有拒绝我……”他笑了,有点傻傻的,然而转身的时候,却看到大哥看着我们,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广云,你来了?”大哥面色有点苍白,却微笑,“承韬我还没见过,刚才看到了,生得很漂亮。”
  他那样让我很难受:“其实绍冲也很漂亮的,他们是双胞胎的兄弟嘛,自然很像的。”
  二哥拍了拍大哥的肩膀:“等到绍冲过来,你去验验DNA吧,我觉得,那是你的孩子。”
  看他们这样我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了,等听到怪怪的声音才反应过来:“完了,粥要铺出来了!”
  把他们的笑声留在心底,盛好粥,微笑着:“一起吃吧。”
  “好。”
  “好啊。”
  作者留言 晚上要开始在台式上写咯~偶的本本啊>_

  35

  和那个医生约定好了的,湘灵必须要和他视频,让他了解近日来大哥的状况。可是当她点开画面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你你你不是蓝色眼睛的吗?”那时侯我本来还奇怪呢,怎么这个人是纯黑头发的。
  结果这位大神倒懒洋洋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还没认出我啊,我可是一眼就认出你们了。”
  他的话让湘灵产生一种浓重的不安感,怕他真是他们熟识的人的,了解她和大哥的关系,却又故意用男女朋友的称呼来迷惑他们两个。她倒不怕他损及自己的名誉,但怕他借此机会攻击大哥。
  谁知他笑得黑色眼睛只剩一条缝:“小乖,叫声叔叔哪,我就不告诉别人你和你大哥的事了。”
  “萧放?!”她看着这个理应和大哥同年的男子,小时侯邻家萧叔叔的弟弟。
  他摇头:“你这么晚才认出我,我太伤心了~小乖,你哥哥最近怎样?应该有很大好转了吧?”
  她点头:“有是有,不过偶尔还是会很难过,尤其是让他吃些粥以外的东西的时候。”
  “什么东西?”
  “芝麻糊啊。”湘灵理所当然。
  “你你你……”他抖着手指指她。
  “你笨啊你,也不想想他有没有那个消化能力,你以为他的胃还和以前一样啊!”
  对啊,我真是蠢透了,急着想让他恢复以前健康的模样,却忘记了他的胃还不能承受这样的东西。怪不得二哥是想要阻止我的,却被大哥用怪异的眼色制止了。她这样想着。
  看来他们两个都知道了,湘灵有点难过,但还是抓住萧放询问雪凌姐的事情:“雪凌姐怎样了?”
  萧放吊儿郎当地晃晃脚:“我可怜的小大嫂还没变红杏就有情夫找上门了,所以大哥把她拉去美国了——后来怎样我也不知道,我在漂流世界嘛。”
  她这才想起这家伙以前的志愿就是变换成各种各样的人在全世界漂流,还死爱钱,感觉不放心起来:“你这个黑心庸医不会随便乱看我哥吧?”
  “我好歹还是有行医执照的诶……也不想想你叔叔我可是霍普金斯大学的高才生诶。”他倍感受辱的样子。
  谁管他啊,这个人手头的大学学历太多了,多到诡异的地步。
  雪凌姐安全了就不管他了,在萧放的大呼小叫里毅然关掉SKYPE,湘灵循着可怜的承韬的哭声下了楼:“怎么了啊?”
  就看到小婴儿在大哥手里乱窜,一脸僵硬的霍楚风显然还没有找到抱孩子的要领,留下满脸黑线的霍广云在那边看着自己的儿子活受罪也只能干着急。
  她笑着从他手上接过小承韬,把两只手的摆放位置给大哥看,然后轻轻摇晃着安抚这受惊的孩子。
  霍楚风摸了摸鼻子:“我想学学怎样抱孩子。”
  她明白的,他是多么希望绍冲可以过来,可是她又有些害怕,怕绍冲也是二哥的孩子的话,大哥会有多么难过。
  可是这样的安抚还是不顶用,看来孩子是饿了。湘灵瞥了他们一眼:“我要喂孩子了。”自从承韬来到她身边,她就坚持要自己来喂孩子。
  可是霍楚风却没有离开,反而坐下来道:“你喂吧,我想看。”
  霍广云也微笑着坐在她身边:“我也想看看,你是怎样喂孩子的。”
  能怎样喂?!少女红着脸,拉起罩衫,露出了原本就没有穿胸衣的的身体。
  三人性致正高,却突然有败兴的电话声响起,那电话同时还惊醒了已经沉睡的小承韬,湘灵赶紧挣脱他们,拉下衣服抱过儿子来诱哄。霍楚风低咒着去接电话,霍广云忽然懊恼起这只会坏事的孩子来,也低咒着跟过湘灵去看孩子。
  霍楚风接完电话,脸色青黑地走回来,套起裤子,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道:“我们得回意大利了。”
  湘灵立即皱眉:“你的身体……”然后她看到男人下身隔着裤子仍然能够发现的挺立,有些懊恼地补了句:“我来之后似乎好了不少,那就先回去好了。”
  “那绍冲呢?”霍楚风问。
  湘灵安抚好孩子:“我会传真给墨的。要他把孩子送到米兰去。”
  霍广云看着大哥的脸色。忽然道:“不,我们这次应该不是回米兰,是去墨西拿。”
  霍楚风点头:“对,舅舅要我们直接回那里去,他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似乎是关系到家族继承。”说完,他怪异地瞄了霍广云一眼。
  后者闻言,也惊异地望向他,似乎事情出乎他们意料。
  千里之外的Tatti 家族老宅里,教父Rafael正神情严峻地盯着一只电话,铃声果然响起,他拿起听筒,有些无力地道:“我接受你的条件。”
  对方却冷笑一声:“你接受?!这是你求之不得的吧?你等着吧,你的报应,迟早会降临的,万能的父在上。”
  教父却也立即恢复他精明的本色:“我总会去赎罪的,你急什么?你这是在害他们,天父也会给你报应的,就算我下到炼狱,也会在那里等着你下来的。”
  “当年你害她的时候,为什么就从不考虑!现在来指责我?!”电话那头的声音显然无比愤怒。
  “他们就要回来了,我会把我最后的决定告诉他们的……”教父颓丧地挂断电话,点燃一支雪茄烟,将皮椅转了圈,对着暗灰色的天空,若有所思地吐起了烟雾。
  忽然有乌鸦叫了声,他像是被惊醒了似的,拿起听筒就拨了个号码:“你必须过来了,所有的秘密,都会在明天揭晓。”
  电话那头似乎微笑了下:“如果我不呢?”
  “由不得你的,”教父揉了揉脸,露出棘手又自豪的表情,“这关系到她,你来不来?如果不来,我就派遣家族最好的杀手……”
  “好,”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下,“怎样都可以。”

  36

  西西里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吧,但我从未踏足过,我最远也不过是去过托斯卡纳的佛罗伦萨附近。南意大利的美丽从不曾领略,未尝不是个遗憾。
  今天,就要弥补了。
  奇怪的是,在我们决定出发的昨天晚上,龙就满脸风尘地来到了瑞典,他把绍冲抱来了,奇怪的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沉地凝视了我一眼,就立刻离开了。
  孩子身上有份报告,是大哥的血样与孩子的比对,我什么都不懂,但是看那个百分比还是明白的,我有些高兴,把孩子交给了大哥,甚至可以看到他和绍冲一样都满带笑容。那一瞬间我心中被幸福填满,尽管还有一个悲戚着的角落,但是我明白这是难以立即平复的伤口。
  大哥在激动的同时还是叹了口气:“他很强。”
  二哥立刻理解了他的话,但是不明白他发出感叹的原因。
  大哥姿势准确地抱起了孩子,看了我一眼:“我那么长时间,只在萧放那里抽了次血,他能从萧放那里拿到血,很不容易。”
  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大哥,萧放那个人死爱钱的,说不定DNA比对都是他做的。”
  二哥笑着摸摸我的头:“萧放很喜欢你,不然他不会轻易理人。”
  我有点明白的,萧放似乎很喜欢雪凌姐,自从雪凌姐嫁给萧叔叔之后,他就开始在全世界漂流了,其实他是个很可怜的人啊。
  我们是坐飞机到的巴勒莫(Palermo,西西里首府),然后二哥忽然兴起,不让我参观那里,反而拉着我要我坐游艇来个环岛游,可毕竟是1月天诶,冷得我只好躲在船舱里抱孩子。
  出门之前问过大哥,此行是否有危险,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那时侯想把孩子留在瑞典,让萧放照顾我也安心一点,谁知那厮一出口就是照顾费500万,还说要不是熟人他才懒得接这种破坏他黄金单身汉身价的东西。
  气得我抱起孩子就关掉SKYPE。大哥却笑了,但是我不觉得他笑的放松,他似乎又面临起压力了,这种压力正在摧残他的神经,但是我却毫无办法,只能每天给他熬粥喝。
  其实我也明白,留给萧放孩子们也是有危险比率的,最怕的就是被哥哥们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