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冷(兄妹) > 分节阅读_25
《冷(兄妹)》

分节阅读_25

作者:未知 字数:4542 热度:26
敌人拿来做要挟他们的筹码,所以还不如我自己带在身边,哪怕真的不行了,再想办法。
  一直很奇怪,其实论人口来说,巴勒莫和卡塔尼亚更适合做他们家族的栖息地才对啊。把这个疑问说出口的时候,却被二哥笑了:“巴勒莫和卡塔尼亚人是多,但那里的家族也多啊,不像我们,几代的渗透,可以完全地控制起墨西拿,虽然这里人口少,但是我们的根基不会被动摇。”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哥哥们的祖先还是有远见的呢。
  谁知二哥又眨了眨眼睛:“刚才告诉你的是官方答案,其实是我们的曾祖父逃难从亚平宁半岛经过墨西拿海峡来到墨西拿的时候,已经没有路费再逃了。”
  我倒!他们的曾祖父……
  后来一想也是,阿尔卑斯山一带的传统贵族,他的家底肯定是相当庞大的,要逃难也不容易,何况墨西拿相较来说也算发达,干脆落了脚了。
  “那Gulino家族是在哪里的呢?”有点好奇。
  大哥不知道在想什么,冷颜道:“巴勒莫,他们一族曾经是巴勒莫的霸主。”
  “霸主?那不是比你们强了?”我分外好奇。
  二哥摸了摸我的头:“你看过《教父》没有?”
  “当然了,和你一起看的啊。”我有些不理解了。
  他却不再理我,反而坐到大哥身边,照看起自己的孩子来。
  想了半天,就一种解释了。在《教父》里,哪怕家族多么强大,还是要受到纽约大大小小黑帮的制肘,他是在说尽管Gulino家族非常强大,但在巴勒莫内部的事务上要付出巨大内耗,这大概也就是后来他们选择和哥哥们的家族联合的原因之一了吧。
  Gulino家族希望Tatti能够帮他们控制好巴勒莫,谁知道却是引狼入室。站在我这个外人的角度来看,Tatti家族这样的举动也无可厚非,毕竟他们想要变强。
  在强者的眼里,不择手段才是唯一的手段。
  看了看两个哥哥,深深恐惧他们家族的事务会将他们捆绑在西西里,他们会难过,我也会难过,孩子更难过。
  可二哥看穿了我心思般地安抚起了我:“别担心,没事的。”
  这样看着他们,一家5口,奇怪地和谐地团聚在一起,忽然感觉这纽带就是我,这种感觉让我很幸福。
  深吸一口气,要来的,总归会来的。
  准备下船的时候,远处的游艇忽然爆炸了。
  在冬季寒风里,蔚蓝海面上,一团火焰就这样拔空而起,黑烟飘散在阴沉的天空,看向哥哥们,他们却毫不意外。
  大哥面无表情地看了眼那已经只剩残骸的游艇:“跟监我们的,不知道被谁干掉了。”
  他说的是意大利语,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二哥笑着抬头看了看天色:“快下雨了,灵灵,下船吧。”
  心有余悸地看了远处一眼,耳朵里似乎还残留着刚才的爆炸声,心慌地看了看孩子,发现哥哥们已经很好地安抚住了他们。
  上了车,是被改装过的Maybach62,内部很宽敞,看起来很薄的车皮,却被他们说成可以抵御多少吨TNT威力的,听得我骇然,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每天算计着别人,同时也防备别人的算计。
  “你觉得是谁?”大哥忽然问了句。
  二哥抚摸着我的腰:“不是我们两个就行了,其他的,我也懒得管。”
  他们同时笑了起来,我却不明了他们笑的原因,有些不爽。
  大哥轻轻吻了吻我的嘴唇:“别担心了,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灵灵,要不是舅舅一定要我们带你来,我是很不乐意的。”
  我感觉他和二哥都因为来到这座岛的缘故平添了几分阴沉,可是我也明白,那是针对那些不利于我们的人。
  这一刻也不想再坚持什么善恶了,只是希望我们都能安然地脱身。
  车子开始减速,我瞄向窗外,灰白色巴洛克建筑的一角已经展现在我的面前,这建筑大约两层半高,我可以说它在建筑方面是非常成功的,但是让我恐惧的是它的内部,我感觉那气势可以将我彻底压倒。
  大哥和二哥深吸了一口气,看了我一眼:“到我们中间来。”
  他们要我躲在他们中间,我叹息了下:“如果你们的敌人在我们的左右两边怎么办?”
  二哥却笑了:“我可以同时解决8个人,你不要担心了。”
  摸摸鼻子,只好老实地看着这个怀里还抱着儿子的男人站到我后面。
  二哥是有可能是天才的双枪手,但问题在于,怀里的孩子又不是挂在他身上的,他总要腾一只手来抱孩子吧?
  “我亲爱的孩子们~你们来了!来,爷爷亲亲~”教父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突然窜出,敏捷的身手劈手就夺过大哥手里的孩子,把口水乱擦在我儿子身上:“好可爱啊,绍冲乖~”
  我的儿子居然背叛我,黏着BT教父开始笑。郁闷地瞄了无奈的大哥一眼:“您可以让我们进去了吧?”
  教父看了我一眼,猛地扑过来,却被二哥的手拦住:“小灵灵,你真是我们家族的救星~来,叫声舅舅~”
  实在受不了这个年过半百的老男人装可爱,抖了抖:“舅舅好。”
  他笑了,不知道哥哥们有没有发现,那一刻他的笑容是无比纯正的,根本不该出现在一个从小浸淫在黑社会中的教父身上。
  他虽然故意夸张地表现着他的喜悦,可是我却能看到他身边萦绕的那种近乎悲剧的氛围。
  我叹息一声,跟着他走进那个灰白色牢笼。
  穿过非常文艺复兴感觉的厅堂,来到装饰得近乎单调的华丽的暗红色调的书房。
  两张黑色沙发已经有了主人,都是我见过的,一个是Antonio.Trilify.Gulino,另一个是Adrian,不,该叫他Alessendro.Rafael.Gulino。
  他镇定地望向我微笑,仿佛知道我必然会到场一般。他身后是那个一如既往沉默着的名为龙的少年。
  Gulino老教父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随后微笑着看向了教父Rafael。
  后者已经面无表情地坐进了他的黑色皮椅,他在没有表情的时候,周身什么气势都没有了,但是一个眼神就已经足够杀死你了。
  这样想着,忽然想起他每次出现在我们面前,几乎都是笑嘻嘻的。或许在他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对手。
  “我今天请你们过来,是想向你们介绍Tatti家族的继承人,Alessendro.Rafael.Tatti。”他双手交叠,置于桌上,他的意大利语流畅优美,吐字非常清晰但不显笨拙,显然非常有祖上的贵族做派。
  大哥和二哥有些惊讶的样子,但没有做声,反倒是Adrian出乎意料般地霍然站起:“你说什么?”
  Gulino老教父满意地看着他:“你是我的外孙,身上流着Gulino和Tatti两族的血液,接手西西里的宝座,再适合不过了。”
  Adrian冷笑出声:“你错了,我的母亲没有你那么高贵的姓氏,我的父亲叫Rafael.Crusino,是个除了美术和骗女人,什么都不懂的蠢男人。”
  我第一次看到他风度尽失的样子,可是还是心疼他。要宽恕让他如此不幸的人,实在太难了。
  “不,他是Tatti最高贵的继承者,他身上还有欧洲多位传奇国王的血统。”老教父劝解道。
  教父Rafael保持他的动作不变,但露出了他最冰冷的笑,那已经不能称之为笑,只是一种威胁:“如果你不接手,她的命运你也可以预见的。”
  他指了指我:“没有人能在垄断西西里和纽约的两大家族的联手追杀下逃生。”
  让我奇怪的是,哥哥们的身体虽然立即反应起来护住了我,却没有感应到他们的紧绷,他们是否知道,这是绝不会兑现的威胁。
  但是那个已经如同困兽的男子却没有想那么多,他立即点头:“即使这两个家族在我手上覆灭也没有关系?”
  “当然。”教父Rafael摊手微笑。
  “绝对没有,”Gulino老教父也笑了,“我唯一的后人啊,这两个家族就只是我们送给你的玩具。”
  这倒让我疑惑了,他们这样逼着Adrian接受这一切,到底抱有怎样的目的啊?偷偷瞄了眼哥哥们,结果他们居然在忙着逗孩子。
  Adrian点头:“那没有问题,但我必须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教父Rafael无奈:“可以,不过得在你接手所有的东西之后。”
  “成交。”
  原来我千担心万担心,就是到这里来看场戏啊?郁闷地看了看在场的人,看他们每个都露出了笑容,教父甚至开怀大笑起来:“我们走,去海边餐厅庆祝一下!”
  他倒是解脱了,翻了翻白眼,不过转念想到地中海美味,还是决定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了。
  一行人走出房子,我刚跟在他们后面准备走出去,忽然就听到乱枪响起的声音,骇然之余,不禁看向两个哥哥,他们面色严峻地护住我,同时把手里的孩子给我。二哥在我面前变魔术一样地拿出改装过的两支银色枪支。
  我在他们的防备之下出去,却看到了满地的人。他们全死于乱战的样子。
  Adrian身上有血!想要奔过去,却被大哥拉住:“别去,我不确定周围还有没有狙击手。”他和二哥警惕地看着周围。
  老教父心有余悸地躲在一边,我却不能靠近他,因为哥哥们怀疑他。
  那个名为龙的年轻人已经倒地不起,血液不断地从他胸前涌出,我还是不能靠近他。
  教父Rafael浑身是血地倒在Adrian前面,脸上带有诡异的笑意,Adrian近乎失态地摇着他:“你快告诉我啊,谁是我的父亲?!为什么连我的外祖父和母亲都不知道这个男人?!”
  哥哥们互相投放了个眼色,默契绝佳地同时跃出,翻滚到Adrian身边,然后开枪射向楼顶。
  一个男人掉到了我的面前,优雅的白色西装,胸前是朵白玫瑰,可惜全部被血液染红:江城?!
  作者留言 诶……写不好啊……大家要支持我喔>_

  37

  他坠落到被Tatti家族的继承人们无比珍视的少女面前,欣慰地笑了。他挣扎着取出一支不会被身后那些人发现的小巧手枪,准备射向她。
  不会有人明白的!他江城多年来的算计,只为了在那些罪恶血统的传承者面前,杀掉他们的瑰宝。
  妹妹啊,我快来陪你了,我纯洁无比的妹妹,那些敢玷污你的Tatti家族的废物,我已经亲手割掉了他们的荫.经,把他们扔进了王水里面,这样够不够呢?还不够吧,那个可恨的黑手党家族还没有覆灭,所以我接近霍楚风,策划这一场屠杀,把自己都算计了进去,只为,在他们面前杀掉这个愚蠢的女孩,让他们也痛不欲生。没有你,这世界真的很冷……
  在他扣动扳机的刹那,那个一直显得无比怯懦,却始终保持在她5步左右的老教父,忽然开动了手枪——原来他假装受伤,就是为了防备有人对那女孩动手。
  江城带着无比的愤恨死去了。
  老教父叹息着走到女孩身边,合上了男子的眼睛:“他的策划真厉害……要是他是我儿子,我也不至于……”
  他惋惜地看向前面的外孙,那是他唯一的血亲了,他已经不想再陷入这种血腥里面,他也想,过常人一样的生活。
  教父这种位置,应该是信奉自己的人才能稳坐的。
  忽然霍楚风叫了湘灵一声,少女看了眼那个死去的男子,就跑到了他们那边去,把儿子塞给哥哥们,就趴下去看着教父。
  垂死的教父Rafael用全是血的手拉住她,漂亮的蓝色眼睛已经虚空:“求你……求你找到……我、我的……儿子……”
  她疯狂地点头,又想到他可能已经看不到了,于是大叫:“他是谁?”
  “他、是……”他笑了,仿佛看到了什么似的,嘴角勾起,却不断有血溢出,“他是花的儿子……”<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