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冷(兄妹) > 分节阅读_26
《冷(兄妹)》

分节阅读_26

作者:未知 字数:4503 热度:29
>   可就在这时候,雨点开始落下来,风声盖过了他原本已经不响的声音。
  她凑在他嘴边,怎么也听不清楚他模糊不清的话,他把左手放在她手上,然后挪开了手,她抬头想要看他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把握在Adrian手上的手,垂下了。
  “他死了。”霍楚风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并不是信教,只是希望他可以得到救赎。
  Adrian狠狠地摇晃起他,原本他对父亲是谁,已经不好奇了,可是这个男人三番两次地提醒他提醒他,告诉他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知道这个秘密。
  湘灵抱住他,安抚他,不想他再打扰教父的平静。谁知他却挣开她,走到那个龙的面前,对还在流血的他道:“你复仇成功了,可以下地狱了吗?”
  少年微笑着点头,迎向Adrian的枪口,满足地说:“我就是……要看到这个家族痛苦……死了,也没有遗憾了……”这个罪恶的家族毁灭他的家,没想到,没想到他还有机会进入他们的老巢……
  “别让他死,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谁的儿子!”湘灵拉住他。
  “你知道?你不能骗我,如果你骗了我,我就把你囚禁在这里,一辈子,都不能离开。”Adrian转身笑对她。
  她吞了吞口水:“你先冷静一下。”
  “好,我冷静。”他扣住她,把嘴里的血液哺给她,疯狂掠夺着她的甜美,这是最好的镇静剂。
  湘灵左看右看,想起了哥哥们说过的他们的大舅舅,那个不满40岁就横扫意大利黑帮的男人,据说他是82年巴勒莫总督被害案真正的幕后黑手,把这个无头公案推到他身上,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她吞了吞口水,感觉口腔里还有着血腥气,哥哥们尽管不赞同,但还是纵容着她,但是她很担心,生怕Adrian失去理智,他们全家就要被追杀了。
  于是她边颤抖边笑:“教父他说,他说他哥哥就是你父亲。”
  Adrian皱了皱眉,看向自己的外祖父,后者沉吟了一下,点头道:“不无可能,我觉得这是有可能的。”
  “Antonio.Gabriele.Tatti?真的是他?”Adrian疑惑地看着眼前少女,还有那个已经死去的男人。
  那个男人为了保护他,让自己的身体面对突然倒戈的龙的枪口,然后无比潇洒地死去了,死了也不肯告诉他,到底谁才是他的父亲。
  湘灵深吸了口气,握紧手中教父给的钥匙道:“我不确定,我可能听错了,所以我需要在这个别墅里搜寻下,教父给了我点信息,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的。”
  Adrian看了她一眼:“我给你3天时间,如果找不到,他们就必须死。”他指了指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扣住的她的两个哥哥。
  她点头,重重地呼吸了下西西里的雨中空气,心中暗暗祈祷:教父,您可别耍我啊!
  已经是第2天的傍晚了,哥哥们和孩子被软禁在巴勒莫。只有Adrian天天看着她的举动,这让湘灵有些瑟缩。
  前一天晚上,湘灵原本睡得已经不安心,谁知道那男人忽然面无表情地压上她,说了声“我要”就管自己乱来了。
  到现在,身体还在痛,她这才知道,什么叫做发泄,原来哥哥们那时侯,还真的是有在珍惜她的。
  “好痛……”她细碎地挪着脚步,看着房子,她从最重要的书房里开始找,找来找去,就是没找到一点点信息。
  时间就快到了诶……花的儿子……她皱紧眉头,究竟是说谁啊?莫非二哥?
  绝望地走到一楼最后一间房间,他们说那是教父的画室,Tatti家族的男人天生就有非凡的艺术鉴赏力和创作力。
  她走进去,里面还有一种颜料的味道,教父的画全在那里了,她随意地走着看着,忽然有一幅画窜入她的视线:白玫瑰丛中的小婴儿。
  花的儿子……就是在说它咯?
  很巨大的一幅画,大约有她一人高,她摸了摸裱好的画框,发现背后有一块地方是凸出来的,拿出瑞士军刀,在后面割开来,如愿见到很多照片,还有很多张纸头。
  她有种很奇妙的预感,那就是这些纠结的关系,将因为这些资料而全部理清。
  第一张照片,是教父、哥哥们的妈妈还有一个男人,估计是他们的大哥,他们在一起拍的。
  第二张照片,是教父和哥哥们的妈妈。
  第三张照片,是教父和他的哥哥。
  第四张照片,是教父和一个陌生女子。
  第五张照片,是教父的哥哥,和哥哥们的妈妈。
  湘灵正要细看照片的背后,却被Adrian夺过,他看到教父和那个陌生女子的合影,感到无比奇怪:“他认识我妈妈?”
  然后又像是理所当然般地:“应该的,不然他怎么知道事实的真相?”
  湘灵奇异地道:“你妈妈的名字是?”
  “Flora.Gabriella.Gulino。”他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花的儿子……
  湘灵这才领悟过来,她看了他一眼,犹豫是否要把真相告诉他。眼前的Adrian已经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了,他显然更加深沉,更加冷血,更符合一个教父的做派。
  “你的父亲已经死了。”她告诉他。
  他冷笑:“他不是很爱我母亲吗,早该去陪她了。”
  “你见过他的,在你不了解一切的时候。”她叹息。
  他愣了愣:“是这样吗?”
  她点头:“如果你想要知道他是谁,明天我会带你去你们家族的墓地,但是在那以后,你要放了我的哥哥们。”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问题。”
  这一天晚上,她睡着了,很安心地睡着了。困扰她许久的那些秘密,已经全部破解,所幸的是,那些文字资料被没有Adrian发现,她偷偷把它们藏了起来。
  可是Adrian睡不好,他又来到那个女孩的房间,借着所有能借用的借口,把一生的思念,全部用在这一夜。
  他冷着眼看身下女孩哭泣着推拒他,感受她内部如丝绒般的紧窒束缚,他甚至毫无润滑地进入了她的菊穴,少女柔软的身体不断颤抖直到疼痛得痉挛起来,不断绞合的内部逼得他发泄出来。
  但是不管多痛苦或是多欢愉,她都没有叫他的名字,闪躲着他的吻直到他把她送上数不清的高潮。
  痛苦,也是一种烙印。
  没有人,会温和一生。
  他苦涩地想着,加快律动的节奏,疯狂地燃烧她,直到太阳升起……
  他想爱她,但这份爱,似乎已经太廉价了。
  她没有睡,在他已经疲惫沉睡之后。身体疼痛得厉害,哪怕是轻微的移动,都好象是有刀扎着她的下身。
  看着睡容如婴儿的男人,想到他过去的温柔,谁都不会想到,他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仿佛埋藏压抑已久的一个人格突然爆发,他冷漠地对待着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等会的真相,又会给他多大的冲击呢?
  不能确定,但她得去找软膏了,不然根本一点路都不能走了。
  你们这些自私的大人啊……谁会知道你们的孩子究竟变成怎样!
  只不过,他们的罪孽是果,你们的罪孽是因。
  黑色西装黑色墨镜,就如同《教父》里的画面一样。他们在一片白茫茫的家族墓地,寻找他的父亲。
  她走路的时候疼痛就像火一样,不断地焚烧,可是她忽然很想看到眼前男子明了真相时候的反应,于是她忍下来,把他带到哥哥们母亲的墓边,一座还新的墓旁边。
  “这个人,就是你父亲。”她转身,忽然又不想面对他的愤怒,干脆来到兄弟们母亲的墓前,微笑着,对着这位把她最爱的两个男人带来这个世界的可敬女子鞠躬。
  “你骗我。”他的嗓音干涩。
  她没有停顿,直到三鞠躬完毕,才转身:“我没有骗你,他还有和你母亲的合影,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拿他保留的血样做DNA比对。”
  他的眼睛已经充血了,近乎狂暴地看着她:“你骗我!”
  “我没有骗你,他还有和你母亲的合影,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拿他保留的血样做DNA比对。”她重复。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他抱住她,脆弱地低声喃喃道。
  她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背:“这是你苦苦执着的真相,Adrian,我爱你,所以,别再痛苦了。”
  “他为什么要骗我……直接告诉我,他是我父亲,不就好了吗?”他痛苦地望着那个他们都认识的男人,那个为保护自己独子而死去的男人。
  教父Rafael是个冷酷的男人,引诱了他天真善良的母亲,然后抛弃了她,她的不贞洁,成为Tatti家族光明正大拒绝她的砝码。
  他还可以让他的儿子去承担这种被世人怨恨的愤怒,然后让家族的基业毁灭,湘灵微笑,似乎可以明白教父对家族权力又爱又恨的感觉。
  他似乎亲手拉上了自己这幕悲剧的帷幕,他亲手把自己一生的传奇终结。
  有些怨恨Adrian,为什么告诉了他真相,他却不放我走,需要我就可以忽视我的意志吗?湘灵看着这间囚禁她的房间,装饰得非常现代,也不知道是谁的品位,也许就是哥哥们的大舅舅吧。
  在意大利语中,花是Fiore,但是Flora是拉丁文里流传下来的,在很多语言中都可以通用,而且泛指多种植物。
  所以湘灵一听就明白了,教父其实是在告诉她,Flora的儿子就是他的儿子。
  虽然很同情Adrian,但是这因爱而生的同情不是无止境的,在他每一夜都要造访这房间,近乎暴虐地对待她的时候,这种爱就已经逐渐地枯萎了。
  她想要逃里这里,想和哥哥们一起生活,不想成为只是单纯的被他当作宣泄出口的垃圾桶。
  但是急躁是没有用的,很多事教会了她忍耐。
  怎么逃离呢?她敲着手指,想了半天,觉得只有利用Adrian每天清晨固定的去墓地的时间了。
  清晨的时候,其实防备反而不强。这栋宅子最强的防备,就是在人们以为它已经不太有防备的时候——午夜和凌晨。
  要变装吗,因为一直被囚禁着,即使是不同款的衣服也是同个颜色——极端醒目的白色。
  干脆就装成侍女吧,如果不行的话,头发的长度和卷度可以变化一下的。计划中唯一的变量就是Adrian,如果他在晚上依然索求无度,那么她的出逃计划就要变更一下了。
  这一天正好是教父的头七,湘灵告诉了他这在中国是很重要的祭拜日,所以这天晚上他没有来,而且整个别墅里的人都似乎在忙着什么,所以我就打算趁乱逃走。
  但湘灵忘记了控制意大利半条经济命脉的他有多么精明!
  他早就在房间里甚至是浴室里装了摄像头!
  她在房间减短、卷头发、换衣服,所有的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直到她以为自己逃离了,兴高采烈地准备去港口,却被一辆加长礼车拦住去路。
  她下意识地朝反方向跑去,直到因为身体虚弱而摔倒,灰暗天空下,异色眼睛的男人就这样蹲在她身边,怜悯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为我生个继承人,我就放你走。”
  作者留言 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那~
  累啊>_

  教父

  我已经死了。
  我应该已经死了。
  每天早晨起来对着镜子的时候,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Francesco.Rafael.Tatti,已经在27年前就死了。
  现在留下的,是教父Rafael。
  我是Tatti家族嫡系的次子,上面有个哥哥Antonio.Gabriele。人们都说Antonio似乎是天生就为黑帮领袖准备的一样,在我懂事之后,曾经无聊到去算西西里那些家族大佬里究竟有多少个Antonio,结果竟然有10多个叫这名字。
  不过我的大哥,确实是极特殊的一个男人,与他相比,我这样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