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纯爱耽美 > 冷(兄妹) > 分节阅读_29
《冷(兄妹)》

分节阅读_29

作者:未知 字数:4507 热度:26
赶上那次慈善基金的救治,死在我7岁生日的前3天,她安详地死在那家医院的病床上,竭尽全力告诉我她留给我的生日礼物。
  没多久她就断气了,这个时候忽然有人过来问我,是否有意向得到一大笔钱,这样好去安葬母亲。
  他说了一大堆我不懂得的医学名词,但是我抓住了要领,他竟然,要我把母亲的眼睛卖给他!
  即使出卖我自己的,我也不会出卖我的母亲。
  既然母亲生前没有签器官捐献协议,那我也就遵循她的意愿,我会尽我所能为她找到她喜欢的安息之所。
  回到家,母亲的一个箱子里,有不多的钱,一张被撕开了的只剩她的照片,一封遗书,还有一个金质的戒指。
  那戒指对我来说太大,我把它吊在脖子上,专心地看遗书——她恳求我把她安葬到巴勒莫或者墨西拿。
  我的母亲,居然恳求我?!
  我用光了钱,但还是不行,最后我决定,暂时将她安葬在罗马,等到我有能力了,就去满足她的愿望。
  自己一个人的生活,似乎是有问题的。
  没有上过学,而母亲显然是非常有教养的女子,她的教导,让我比一般贫民窟里的孩子有头脑——也更天真。
  我偷抢拐,什么都干,然而赚的却不多,因为上面的人时常会来勒索。
  被好朋友背叛,一夜之间所有积蓄被席卷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快9岁的时候,打算最后捞一票就去读书,在街上观察了5天,看中一个行动不是很灵敏的东方老人,他似乎是个有钱人。
  在装做慌乱的碰撞中,原本从未失手的手,却被老人牢牢抓住。
  呆滞地看着他的笑脸,看他把我带上那辆似乎很豪华的轿车,心想他是要送我去警局了吧。
  结果不是的,他带着我回了他的家,并且要求他的仆人们把我当成他的孙子对待。
  但我总是怀疑,这样的好事背后有什么不轨的阴谋,我不能轻易信任他。
  从9岁开始,就不断学习起了中国也好意大利也好,东西方的各种知识,老人为我请了8位语言老师,而我自己似乎也是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学习得很快。
  只有两样东西,是老人亲自教我的——古武术和礼仪。
  中华礼仪是非常有趣的一门学问,甚至连抱拳的姿势都有讲究,而古武术更是修身养性的中华精华所在,对于老人毫不藏私的授予,不得不说,我感觉自己内心在逐渐地软化。
  就在我打听到老人的生日没多久,他受了重伤——他救助的人贪图他的财富,谋害了他。
  这又使我想起多年以前的那个事实——母亲之所以没有轮到慈善基金的减免救治,是因为一个高官需要她的眼角膜。
  如果母亲愿意捐出,或者她是因为意外去世,我想我可能会乐意,但是这个事实击溃了我。
  从此以后,我就不是意大利人。
  来到老人曾经居住过的国度,此前我从未出国过,这次是为了接手老人的财产而来——但我冻结了它,我要现在复仇,而这笔财产,绝对不能落到别人手里。
  爷爷,其实是我对不起你……
  直到你去世,我才知道你真正的名字——薛铭远。
  爷爷,我的孩子,一定会姓薛的。
  我进入了外祖父的家族,成为他们家族的第一杀手,6年多就赚进4000多万欧元,然后我立刻投资了几个公司,买下部分的股点,直到25岁,爷爷的财产解冻为止。
  那时候我才知道,爷爷控制着远超过我想象的意大利企业。
  而那以后我一直戴着墨镜出现在人们面前,他们给我一个可笑的外号:黑狐狸。
  直到Aurora出现,她那样轻易地击溃了我的防备,进入我的内心。
  我想这和她是中国人是脱不开关系的,可是她的空白,她不会带来伤害的小小心机,都是那么生动鲜活——我此刻才明白,原来我是死去了的人。
  把自己的命,交托在陌生人手上,从来不是我会做的事情,可是听到她说我的眼睛很好看,却也第一次不怨恨父亲给我的蓝色眼睛。
  去了爱尔兰的时候,看到她晕倒在街角,终于明白中国人所说的“缘”,而我也渴望就那样死死攥住她不放手——可是她怀孕了。
  在医院教堂里,听到一个女孩对我倾诉她不幸的遭遇,她被她的大哥二哥毁去了,那时候我心痛得不能自己。
  于是我掀开了帷幕,我想要见见这个女孩子——和昏睡的她一样,说着中文、牵动我心弦的少女。
  我见到了她,苏醒了的湘灵。
  于是我想,我要让她眼中只有我一个人。
  第一次,我感觉到薛爷爷留在我身体里、我头脑里的那个中国绅士复活了,我可以那样温和渊博、彬彬有礼地对待她,并且是发自内心地温柔对待她的孩子……
  我们在利默里克、在图尔穿梭,她的美丽、母性和好学都让我更加喜欢她。
  我还记得她指着巴黎的地图,笑看着塞纳河左岸,说着波德莱尔和兰波的诗句,说着兰波被他的同xing爱人、诗人魏尔伦枪击的事情,说着他后半生漂泊孤苦,流落北非西亚,始终不愿意回到法国,却在临死前被家人从阿尔及利亚送到了马赛。
  她会叹息,说越到发达的时代,爱情就会越不纯粹,那时候我曾有冲动想要反驳,可是看她向往地指着瑞典北部,神往地叙述着西格丽德温塞特的小说人物时,我又忍住了。
  后来我偷偷看了那本《克丽丝丁》,慢慢明白了湘灵的内心,她还是渴望着那样全心爱她的人——可是我却在想,这个女孩,是否也能够全心全意地去爱某个人。
  事实证明那已经不可能了,我永远也不可能比她的兄长们更早遇见她,在我们结婚的第2天,她看到那个为她形容憔悴的男人,我分明看到了她眼睛里强忍而没有落下的泪水和无法强抑的伤悲。
  我输了吧,输给了自己的信念。
  在她还没有认清对我的感情的时候,我卑鄙地要了她一次。
  那时候说的,也许是我的心声了吧——要么一切,要么全无。
  骨子里,我还是冷漠的我吧?
  我出去之后就坐进了轿车,看她脸上带着茫然地打车去找她大哥。
  看她荏弱的身体顶着风雪在别墅门口等待。
  按下车窗的时候,看那些雪粒飘落在我们之间,忽然有句中国古诗落入我心头。
  我一直不知道它的作者,可是我想他明白我的痛苦,并且把这表达得淋漓尽致: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她一直在瑞典,看那些照片我想她是快乐的。
  绍冲是个安静的孩子,我想这也许比较像他父亲,可惜我此生,也许已经没有做父亲的幸运了。
  那位教父拿她的安危来威胁我,于是他成功了。
  愤怒地去了墨西拿,意外被推上了意大利黑手党之父的宝座,却也立刻遭受了报应。
  龙一直不肯透露的杀害他全家的仇敌,居然是Tatti,于是教父为我而死,而他至死也不肯告诉我,我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究竟是谁——那答案,居然掌握在我最爱的女子手里。
  那一夜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寻求她的温暖,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怀抱,都比任何事情让我安心。
  可是她拒绝了,愤怒烧灼了我,而诅咒却在此刻涌上我心头,失去她的恐惧让我的理智被蒸发……我,暴虐地对待了她。
  看着她满面笑容地对着我,告诉我我的父亲已经长眠于此,那个喜欢白色玫瑰,那个喜欢暗红色地毯,那个伤害我母亲和为我而死的男人。
  忽然不能接受现实,这样残酷的现实。
  我也很明白,我的父亲,只是不想让我变得更可怜——可是,他不能在活着的时候,听我叫他一声“父亲”了啊!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怎么怨恨他,也许母亲脸上的甘愿,已经化解了我对他的戾气。
  我恨的,是他如此罔故我的意愿,我明明不是小孩子了啊!
  为什么,不让我用成熟的爱去面对呢?
  真的是怕我难过,还是害怕有听不到“父亲”的失望?
  人,都是自私的吧?
  囚禁她,给我最后的半个月时光就好……我要的,真的不多。
  哪怕我一直渴望的,和她的孩子,也不过是我用来拖住她的借口而已——我终究怕诅咒应验在她身上。
  可是将她的照片贴满房间之后,忽然看到了如此真实的幻影,她衔着幸福的笑容笑着说,你得跟我走。
  命令的语气,可是我却觉得心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连呼吸都可以停滞,只因为幸福。
  跟着她回了瑞典,面对另外两个占有她的男人,忽然觉得这样也很好,这样会让我更爱她。
  抱着怀中的孩子,我和她的孩子,薛子夜,我忽然明白——其实一切等于虚无,兰波的那句话,看似有选择,其实只是毫无选择的末路。
  便庆幸起来,放弃无谓的坚持,未尝不是种幸福——只要她还在我身边……
  作者留言 诶……最近迷恋游戏ING……
  周末或者下周开始新坑吧……

  公告

  这篇文偶争取在5月以前彻底完结,预计还有两到三个番外,交代两兄弟身世的,还有他们之后生活的。有亲希望看到他们4P的番外……这里偶只能说尽量……
  至于萧家的故事……我想我还没有那个把握能力,再过段时间吧……
  新开了个坑,是穿越耽美的,做个链接,非法广告^_^http://yc.4yt.net/List.aspx?WritingID=14043
  不喜欢耽美的亲们……偶会在更新的过程中加几个短篇补偿你们的>_

  浮世之暗

  我的名字是Gloria,格洛丽亚,我很喜欢这个名字。轻轻念的时候,仿佛有一种光辉会笼罩在我身上,净化我的心灵。
  很奇怪地,这样的一个名字,居然出现在一个黑手党的女儿的身上。是的,我是Gloria.Tatti,墨西拿前任霸主的女儿,墨西拿现任霸主的妹妹。
  这个身份也许还算不错,至少在我生命的前半段,它意味着衣食无忧、完全无扰。我的父亲Paolo和母亲Alessandra一共有3个孩子,我大哥Antonio,二哥Rafael和我。
  一直以来,我感觉这个家对我最好的就是我的母亲,可是她在我5岁那年,已经因为不治之症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深信如果有天堂,她必然是最靠近神的那位天使。
  和二哥之间的疏远,似乎是父亲和大哥有意为之,当初我不明白为什么,可是后来我知道了他们之间截然不同的用意之后,我忽然很可怜父亲——他对我这个孩子的拳拳父爱,居然被那个禽兽肮脏地利用了。
  很多年以后,父亲才告诉我,他之所以隔离我,是因为二哥是在那时侯知道,我不是这个家的孩子——而他一贯的花花公子习性,也实在不能让父亲放心。
  父亲经常说,如果我的二儿子可以和我的长子一样沉稳就好了。小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可是逐渐长大之后,我可以见到二哥在花样繁复的桌布之下那紧握的拳头。
  事实上在最初,二哥的成绩好得几乎出类拔萃,甚至胜过了大哥,但是在看到大哥被训斥之后,他就转而沉醉于每个Tatti男人都非常热中的艺术之中。
  10岁的我,可以在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晚上,透过画室并未完全闭合的门,看他用画笔蘸取颜料,全神贯注地作画。
  我感到我身体里,某个隐秘的地方正在发生变化。我的姨妈、我母亲的姐姐悄悄告诉我,我正在逐渐变成一个女人。
  当我把我起伏不定的心情告诉她时,她沉默了许久,然后说,恭喜你,我的孩子,你在逐渐懂得爱情——不过这个过程,会非常漫长,痛苦与欢乐交杂,它的多少,因人而异。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她垂怜的目光的真相,太早开始懂得爱情,意味着生命之初最纯粹的欢乐,已经开始离我远去。<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纯爱耽美
完本纯爱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