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都市言情 > 情赊美人心 > 第 114 章
《情赊美人心》

第 114 章

作者:月下金狐 字数:6890 热度:12
   两个月后,父母陪着程兰,也就是罗溪玉到医院复诊。

   主治医生看着片子半晌未说话,实际上,心中已是震惊的暗暗惊奇,要知道眼前这个病人当时送到医院时,心脏已经破裂并且大出血,血压一度下降到2o-3o,心率竟然达到每分钟15o次。

   当时便立即决定推入手术室,但是身为主治医生的他十分清楚,这是一场成功几率很小的手术,像这种情况的病人他遇到过很多,死亡率高达99%左右。

   可是没想到,这一次极为幸运,抓住了仅有的百分之一成功率的尾巴,病人最终坚强的存活了下来,可以说堪称奇迹。

   而如今不过才两个月的时间,再看到片子,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是那个当初脆弱的像“豆腐”包一样,不断的往外冒血,被他一针一线缝合过的心脏?现在,居然丝毫也看不出缝补的痕迹,恢复的完好如初。

   他不由的看向面前这个脸色还有些苍白,眼中无神的病人,这是一个五官极出色的妙龄女子,皮肤清透白暂,一身嫩粉的淑女贴身半裙,黑发在脑后黄金线处扎成马尾,完全看不出这是两月前出了车祸重伤入院那个病人,母亲询问医生病情时,她一直低头看着膝上的手指,沉默不语。

   显得有些恬静又有难以言诉的疏离,一般的病人对自己的病情都会很在意,可是偏偏她给人的感觉却发一字都未在听,神情完全游离在别处,那种娴静深处,落魄不安的模样,让人不由心生关心与好奇。

   “医生,医生……”程母不由的出声打断他的出神。“我女儿手术恢复的怎么样?不会留什么后遗症吧?”

   医生扶了扶眼镜,回过神来看向片子,肯定道:“当然不会,片子上看恢复的很好,平日注意下饮食,不要做太剧烈的运动,基本上与正常人一样,不会有太大问题。”

   “太好了!”程母高兴的急忙双手合十,松了口气般的道:“我就知道没事的,菩萨保佑,老天有眼啊,当然也感谢医生你啊,救了我女儿一命……”

   “不客气。”医生看了看仍坐在那里无动于衷女子,忍不住提醒道:“有些病人在重伤后,心情会有些抑郁,平日也不好太待在家中,可带着多出去走动走动,呼吸下新鲜空气,接触下人群,对恢复也有好处……”

   “感谢医生,谢谢医生……”程母这才起身,拿了包拉着女儿与交完款走上来的程父一起出了医院。

   出来时,阳光柔和的照在脸上,程溪玉像是被封尘在黑暗中许久,突然见到光线一般,抬头看向天空,停下了脚步,看得有些痴了。

   两个月中,她无时不刻的在寻找着自己曾经离开过的痕迹,可是没有,到处都没有,鸭蛋玉兰也无所踪,一切都与出车祸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不同,仿佛她经历的二十年时间,真是就是她昏迷后的一场梦一样。

   可是,怎么可能?

   她记得那么清晰,一点一滴,所有的,还有那个男人的面孔,像深深刻在心里一样,痛苦不堪,忘不了,忽略不掉,无法忽视,一夜夜的睡不着。

   难道所有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

   不知以前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意思是爱情就是,覆水难收,不能回头,不顾一切,不要生命,一生一次,刻在骨子里,死都不能忘。

   如果一切都是一场梦,那这场梦太过幻觉,竟教会了她从未感受过的爱情,想来只觉荒诞可笑。

   她看着天,一时间突兀的笑了起来,思绪似回到了最初,最初到的时候是哪里?时间太久记忆似乎模糊,可是想的时候却又是那么清晰无比,似历历在目。

   黄梁国宁远城发大水,呵呵,黄梁国,黄梁一梦……她笑的有些喘不过气,原来一切真是梦吗?便是她穿过去的地名都是黄梁两字,代表着从一开始,这一切都只是她的一个梦境。

   “呵呵……”程溪玉看着天傻笑着,声音却带着丝沧凉,脚下虚软有些不稳。

   旁边早觉得不对劲的程母与程父急忙扶着她。

   “兰兰,你别吓妈妈啊,是妈妈的错,这两个月一直让你在家休息,不让出门,大夫说要让你多出去走走,妈妈这就带你出去,志国,你去把车开过来,慢点开,兰兰我扶着就行,你快去……”程母有些慌神,因着女儿从醒过来就一直不正常。

   平日在她面前都叽叽喳喳很多话,此时却是沉默的整天听不到丁点动静,最多便是,妈,我没事,或者不要担心我之类的安慰的话,连笑容都是勉强,一开始程母只以为是车祸受了惊,但是现在看来,可能真的如大夫说的,有些抑郁了,程母这下慌了,急忙催促程父开车带女儿去散心。

   就在罗溪玉回来后,不断的寻找了两个月,无法再找寻到那个世界半丝气息,也没有任何证明她存在过的痕迹,一切真的只是她昏迷中的瘴想,在意识到这一点,她的心终于有一丝绝望,甚至全身被抽走了力气一般,再没有支撑自己的勇气。

   让女儿散心的地方是哪里,周周转转,程父将车开到了佛缘寺,此时的佛缘寺不再是初建时的冷清模样,因地点好,修建的气派,又请的有德高僧主持住寺,每日人来人往,诵经声不断。

   远道而来善男善女络绎不绝的来庙中上香顶拜。

   程溪玉脚下趔趄的走着通向佛殿的台阶,穿过佛烟渺渺的青石院,目光都似被烟所模糊,她茫然的随着人群走进大殿,在看到佛主金塑身右侧的菩萨,她手中持着一只玉瓶,不知谁在瓶中放入一枝刚采下来的滴露玉兰,观音目光带着看透世事的清远神圣,却又带着怜悯目光垂下眸,似看向苦难众生般。

   使得无力的程溪玉,不由挣开父母的手,然后一下子跪到了菩萨像面前的蒲团上。

   这时,不知是谁的手机铃声响起,穿透了层层佛烟传到了程溪玉的耳中,使得她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轻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

   我磕长头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在那东方的山顶,

   升起洁白的月亮。

   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

   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

   歌声是那样卑微祈求,就如同她的此时此刻心如刀割的疼痛一般,不知不觉间整个人跪着哭的如一个泪人,她双手合十,忍不住往前跪走了两下,手心急切不断的祈求的上下磨擦,哀求的泪眼看着菩萨的塑身。

   “救苦救难的菩萨,求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不只是梦……”

   “您怜悯众生,让我用二十年的功德来换取生命,我很感激,可是我的心还是这么痛……”

   “菩萨,请原谅我贪得无厌的要求……”

   “我愿意用这一世的功德,来换取他,只求菩萨,只求菩萨能让我再见他一面……”

   “求求菩萨,让我再见他一面……”

   “求求菩萨……”

   让她再见一面,她还有那么多的愧疚未来得及说,还有一整颗心的爱无法传达,还有想对他好的心意没有做到,让她有机会回报他,爱他,照顾他,这了这些,她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换,用所有的功德去偿,只求把他还给她,只求与他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整个佛缘殿来来往往许多人,在南面的观音像下,一直有一个女子泪流满面的跪在那里,赤诚的如将一切交出的信徒,心心念念,倾尽所有,只求再续一世情缘。

   成为所有人心底一闪而逝,无法忘却的画面。

   三年后。

   程家当年的草药行当越做越火,好像是自从程家女儿车祸中死里逃生醒来后,便开始否极泰来,仿佛印证了那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话儿。

   程家确实是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财源广进着,短短几年内,总资产便翻了十数倍,并且成立了程氏集团,从原来的只勉强算中富之流,挤上了大富贾的排行榜。

   但是程家人又向来低调,不张扬不显露,尤其程家的女儿,自大病初愈后,不久便挑起了家中重担,不仅生意做的红红火火,还将手里的余钱不断的在贫困区建立希望小学,投资建桥修路无数,捐款捐物运送灾区从来是先行者,资助贫困学生,还成立慈善基金,默默无闻的做着一切能做到的好事,极得圈里人的好感,为人与风评极佳。

   人都说,这样的散财,便是有再多的家当都要散光了,可是偏偏无论怎么散钱做善事,程家的钱只会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旺,人脉越来越广,从不曾为资金愁半日。

   这也便是有舍有得的典型,付出了钱,得到了名声,有了名声便收获了信任,得到了信任便有了合作,合作之后财路更宽广,也更加财源滚滚,一时间,就算再低调,也如一匹急驰的黑马,闯入了上流人士的视野中。

   虽然程家从根里讲,也是暴发户,但却一直收敛低调,不显山不露水,一家人建了三座佛寺,六所小学,钱物更是捐了无数,本来程母也是不舍,但自从女儿出了事,她信了佛后,甚至比女儿还积极行善,攒功德。

   一家人是出了名的大善之家,近善而远恶,是人之常情,大家都愿意与善人交往,善善得善之下,在圈中也日益有名气起来。

   当然,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便是善人也有几门恶亲戚,眼前这位便是……

   此时恬静淡雅的一处咖啡厅内,靠窗的地方正有一位穿着长裙,气质绝佳,长相出众,肤白如玉的女子坐在那里。

   咖啡厅里正放着悠扬的钢琴声,温暖的阳光照进来,带着干净的气息,舒畅似把天地间的一切空虚盈满。

   女子正慢慢品着咖啡,眼中水盈盈有些迷朦的看向远处,似乎想什么正入神。

   她正受着很多人的注意,但她却毫不知晓,也浑不在意,直到一个脖子上挂着牛眼大珍珠,臂弯垮着hrms最新款的中年女子,摇曳的走过来,然后坐到女子对面,她才回过头。

   淡淡的对着那中年女子审视的目光笑了笑,然后温柔的招来的服务生为中年女子上了咖啡与小甜品。

   而这女子正是罗溪玉,或者是程兰,此时坐在她对面的中年女子是她的小姨,以前家中一直靠着程父,如今早已分出去单干,似乎还闯出些名堂,看着她这身打扮与穿戴,不低于三十万的样子,便知了。

   小姨似乎对这种普通的咖啡店的排场与气氛不满,不过此时,也来不及不满,因为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面前这个外甥女身上,当年她车祸时还见过一面,却没想到,才三年的工夫,这个外甥女竟出落的如此之好。

   皮肤何时如此好,细看之下竟是未画妆,却有如凝脂,面如白玉,一打眼便是惊艳满脸,单那气质便让人恍惚的如画中走出来的古代女子,美好的如同夜空明亮的月亮,便是她为长辈,此时也生起了嫉妒的念头。

   这样的模样,难怪汪天宇的母亲看上了,想到能攀上汪家,心情不由的有些激动,要知道汪家的医药业根深蒂固乃是一霸,总资产是首富排行第九,便是连她都心动,想过将自己刚满二十三如花似玉的女儿推荐过去,不过……

   小姨笑的热情:“你妈妈说你精通药膳调理,果然不假啊,什么时候也给小姨调理下?最近老是熬夜,感觉皮肤都不如以前细嫩了。”她按捺住心情,撑起满脸笑容道。

   罗溪玉微微一笑:“小姨看起来就像双十年华的少女,再多的药膳调整也不会有明显效果,何必折腾。”

   女人本就没想要吃药膳,要的不过是别人的肯定与赞扬,顿时便露出得意的笑容:“还是外甥女最贴心,会说话,不像我们家鑫鑫,真是能气死我……”

   罗溪玉又弯唇笑了笑:“小姨这么忙,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吧?”

   “当然是有事了,而且是好事。”她想起正事,忙从包里取了照片出来,道:“兰兰,你今年也有二十六了,你妈妈经常跟我说起这事儿,这不,我今个儿就给你寻了门好亲事儿,不是小姨没警告你啊,现在的女人光嘴上说婚姻独立自主,结果个个都拖的人老珠黄,越来越嫁不出去,聪明的女人,就要趁着自己花龄最美的时候,找个人嫁了,二十六岁也不能再拖了,否则好的就让人给抢走了……”

   说着她将照片放到罗溪玉面前,“看看吧,这门亲事我可是选了好久,门当户对,且对方母亲对你也中意,医药龙头汪家的公子,现在是知名偶象演员,跟你多有缘份,不久前也是出了车祸,不过没什么事,只是骨折加脑振荡,他母亲也是急于给儿子找个媳妇,你先看看模样喜不喜欢,我不是夸,这孩子的模样,绝对一见钟情,我见了都心怦怦直跳呢,没有看不中的……”

   是的,没有看不中的,她家鑫鑫就哭着闹着要,结果被她几巴掌打老实了,笑话!那个汪天宇圈里人谁不知道,全靠家里人拉赞助才让他当上主角,空长了张俊帅面孔,一无是处,演技不入流,泡妹的本事倒不少,一夜情的黑历史怎么涂都涂不白了,她怎么可能让自己女儿往火坑里跳?就算她家是全世界首富,这种婚也不能结。

   好在汪母指名是她这个外甥女,也不用她纠结了,她这外甥女别的不行,脾气一直是好的,想必嫁过去,也能忍忍过日子,不像她家鑫鑫那么娇贵。

   罗溪玉听到是此事,倒也没有惊讶,因为她本就对这个连家里亲戚都坑的小姨没什么期待,也就没有所谓的失望。

   汪天宇这个名字,倒是耳熟,就算她真的两耳不闻事,也知道这是个花花公子,仗着富二代的身份,横行霸道吃喝嫖赌谁又不清楚呢。

   不过,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她心中有所爱的人,这一生可能都不想嫁人,不会因为小姨的一番话而改变主意。

   她倒也无所谓的拿起照片,看了两眼。

   前两张是生活照,确实是个俊帅的男子,也难怪被人称为是只长着一张脸的草包,不过这也算是优点,罗溪玉很快移开视线,扫了最后一张,这一张是坐在轮椅上,似乎是伤后拍的。

   腿上有着绷带,穿着病服,大概是有人拿着相机拍他,他眼中不知为何有着愤怒与惊恐,他坐在那里,手放在膝上,手指紧张的蜷起,连额角都似有青筋爆出,而那个看着的眼神……

   罗溪玉突然的直起背,她紧盯着这张照片。

   小姨见状立即道:“这张是我让汪母拍的,主要是给你看看他现在的近况,可怜见的,是个好孩子,我看着都觉得可人疼啊,兰兰,你觉得怎么样?”

   罗溪玉没有说话,她一直看着这张照片,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贪婪的不放过每一个细节,直到那发白的指节,和那她看了二十年,熟悉的就算换个面孔也能一下子认出来的眼神与表情。

   她只觉得心口激动的难以自已,却是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家里的亲戚太多,总有几个极品,小姨是做的最绝的一个,但这一次,她真的是由衷的感谢她。

   她轻轻的放下手中的照片,然后抬起头,眼中含着泪花,却笑的格外温柔又灿烂,她满含感激的在对面女人诧异的神色里,轻声道:“小姨,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都市言情
完本都市言情